当前位置:频道 > 正文

从法学教授到突尼斯的“素人总统”

2019-10-16 09:17:39  来源:界面

10月14日,突尼斯总统选举迎来了意料之中的结果。当晚,突尼斯最高独立选举委员会宣布,独立候选人凯斯·赛义德(KaïsSaïed)在第二轮投票中以72.71%的得票率获胜。他将接替7月病故的贝吉·卡伊德·埃塞卜西,成为突尼斯的新一任总统。

当晚,这位61岁的前宪法学教授在家人的陪伴下以及支持者的欢呼声中许下承诺说,“我们会努力建设一个新的突尼斯。年轻人引领了这场选举,我要为他们负责。”

这是突尼斯自2011年局势动荡以来举行的第二次总统选举,共有55%的选民参与了第二轮投票,其中赛义德获得了约270万张选票,远超对手、媒体人及“突尼斯之心”党创始人纳比勒·卡鲁伊(Nabil Karoui)获得的约100万张选票。

尽管赛义德此前并没有从政经验,但他的清白履历让许多人、尤其是年轻人看到了“新突尼斯”的可能。根据突尼斯民调机构Sigma Conseil的估算,在18至25岁的选民中,有多达90%的人将票投给了赛义德。

“赛义德是干净的,他代表我们年轻人。我们也很清楚,他手里没有魔杖。”一位学生这样说道。

远离政治的法学教授

1958年2月,赛义德生于突尼斯东北部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他的父母在当地并不是什么知名人物,只有叔叔希沙姆曾因在1970年代分离过连体婴而为人熟知。

从1999年到2018年,赛义德都在突尼斯法律及政治科学学院任教。他曾在1990年至1995年任突尼斯宪法协会秘书长,并在1995年后出任该协会副主席。他同时还是阿拉伯国家联盟及阿拉伯人权研究所的法律专家,曾参与修订突尼斯于2014年1月采用的新宪法。

在今年宣布参选总统之前,赛义德几乎没在公众场合中抛头露面过,只在修订宪法期间以公知身份做客过一些电视节目,但此后,他与突尼斯政坛几乎再没有过交集。

这也是支持者认为他很“干净”的原因之一。而“干净”之所以如此重要,是因为自2011年局势动荡以来,突尼斯一直在经历高失业、高赤字与高通胀,腐败未因前总统本·阿里的下台而消失,反而继续掣肘着突尼斯的经济发展。

在看重“廉政”的选民眼中,与曾被指控洗钱和税务欺诈、踏足商界及政界的对手卡鲁伊相比,勤勤恳恳教书近20年的赛义德可以说是“一身正气”。尽管赛义德已在2018年退休,但他的支持者仍会称呼他为“教授”。

在学生眼中,赛义德认真得“过分”,但也很平易近人。他的一位学生在推特上写道,“他会在课外花很多时间解答学生的问题,也会不厌其烦地解释考试分数的打分依据。”

“没花钱”的竞选人

赛义德常常表情严肃地出现在公众场合,由于走起路来并不意气风发,讲起话来几乎不带感情,不少突尼斯人也会叫他“机械战警”(Robocop)。

从外表来看,赛义德似乎欠缺了一些领袖气质。不过,他也的确不是一位传统意义上的总统候选人,因为他不代表任何政党,也没有为选举开展过竞选集会。

尽管伊斯兰政党复兴运动在第二轮投票中对他表示支持,但赛义德一直强调,自己是独立候选人。为了与选民拉近距离,他到访了100多座城市,挨家挨户地为自己拉票。他也否认得到了国外政党的支持,表示自己与国外政党并无联系,甚至连护照都没有。

路透社曾这样描绘赛义德的竞选办公室:它坐落在市区一座老建筑的楼上,是一间没有电梯的小公寓,窗户有些残破,墙体的漆面也正在剥落,除了一台小电视和几把塑料椅,几乎没有其他家具。

用突尼斯人的话说,赛义德在竞选上花的钱,可能也就是一杯咖啡和一包香烟。不过在他的前学生、40岁的索尼娅·科里蒂(Sonia Chriti)看来,只有这位了解民间疾苦的新总统,才会把人民的声音听进去。

“他是少数了解我们诉求的人,他会听我们说了什么,”科里蒂说。

“放不开”的改革者

赛义德本人的立场偏保守,他支持恢复死刑,反对同性恋与男女平等继承财产,这也让他在突尼斯这个伊斯兰教国家得到了广泛支持。

但与赛义德结识多年的本·穆巴拉克(Ben Mubarek)告诉路透社,这并不意味着他是伊斯兰主义者或原教旨主义者。穆巴拉克说,赛义德已公开反对基于伊斯兰教法修改宪法,而他的法官妻子也并没有佩戴头巾。

在上周五一场罕见的电视辩论中,赛义德发表了自己在突尼斯经济及国内外政策上的主张,包括帮助结束利比亚冲突、拒绝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等。

而其中最核心的一点,则是进一步改革政治体系、下放权力并修改宪法。赛义德一直是突尼斯议会民主制的批判者,此前在参与修订宪法时,他就已在电视节目中表达过对政党政治和直选议会的不满。

赛义德更希望能在突尼斯推进“个体民主”(democracy of individuals),由民众经选举组成小型议会,推选出地区代表,再由地区代表选举出国家代表,“将权力还给人民”,而不是任凭政党摆布。

不过,赛义德或许难以迈出改革的第一步。在突尼斯,总统的权力非常有限,外交、国防及安全以外的事务基本都由议会说了算。而赛义德身后并无政党,即使算上表态支持他的议会第一大党复兴运动,也还是无法达到三分之二多数。

分析人士指出,赛义德的两位前任马尔祖基和埃塞卜西都曾受到议会的掣肘,这位新总统接下来的动作将确定他是一位政治强人,还是一位用来稳定局势的虚位元首。

“赛义德是一位反体制的候选人,但横亘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分歧严重、他毫无根基的议会,”突尼斯政治分析师萨米·哈姆迪(Sami Hamdi)说,“他为大批年轻支持者注入了希望,一切就得看他能否不负众望了。”

推荐阅读

大众宣布推迟决定是否在土耳其建厂

土耳其对叙北部库尔德武装发动攻击已经开始影响外国企业的投资意向。据路透社最新消息,德国老牌车企大众汽车15日宣布将推迟作出是否在土耳 【详细】

惠普女ceo梅格·惠特曼宣布辞任CEO

北京时间11月22日,现年60岁的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宣布将于2018年2月辞去惠普企业(HPE)首席执行官一职,现任总裁安东尼奥·内里(Ant 【详细】

蚂蚁金服总裁胡晓明接班井贤栋

10月15日,天弘基金发布公告称,现任蚂蚁金服总裁胡晓明出任天弘基金董事长,任职时间自10月8日起,前任董事长井贤栋因工作原因离职。胡晓 【详细】

联合国:全球每年浪费4000亿美元粮食

北京时间15日消息,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一份报告,全球每年有价值约4000亿美元美元的粮食甚至在运到商店之前就被浪费掉了,相当于全球每年粮 【详细】

ofo回应"还清蚂蚁金服欠款"一文

10月14日消息,针对网传《消息称ofo已还清蚂蚁金服欠款 能涅槃重生么?》一文,ofo发表声明回应称该文章包含大量不实消息,同时表明ofo处于 【详细】



科技新闻网版权